>科技> 亚博体育在中国,经受今生|他因我缘:李勇“花开见佛”诗画展谈话录(下)

亚博体育在中国,经受今生|他因我缘:李勇“花开见佛”诗画展谈话录(下)

摘要:很感谢各位师友来到夜郎谷光临我的“花开见佛新书发布及诗画展”这个小活动。在那些铭心刻骨的伤痛的日子里,是(您)你们给予我的关爱和帮助,让我从暗黑深渊里走出来,在今生的经受里“花开见佛”。你来我往,他因我缘。最近几年,我平常很少把一本诗集读完,但李勇的《花开见佛》花了两个下午,认认真真地读了,收获颇多。我祝愿李勇在诗画的这条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更有诗,越走越有思想。

亚博体育在中国,经受今生|他因我缘:李勇“花开见佛”诗画展谈话录(下)

亚博体育在中国,很感谢各位师友来到夜郎谷光临我的“花开见佛新书发布及诗画展”这个小活动。

有师友问我,你这是个什么活动,也没有看见你的宣传海报。

其实我就是想做一个能把自己的想法呈现出来的事,也就自己做了自己的策展人。策划这个活动,就是想表达一下我对各位老师和朋友们的感恩和感谢!刚才我说了,这么些年来,特别是2013年以来我的生命里发生的一些事(到今天这个月已经六年了),我对人和生命有了一些切身感受,也因而开始了自己新的诗写和涂鸦。

在那些铭心刻骨的伤痛的日子里,是(您)你们给予我的关爱和帮助,让我从暗黑深渊里走出来,在今生的经受里“花开见佛”。

你来我往,他因我缘。

我要感恩感谢在这生命的路上遇见的各位老师和同道中人。

我要感谢在我生命中给了我很多教益的姜澄清老师董克俊老师何锐老师,虽然他们走了,但他们一直在我的心里。

我要感谢贾方舟、黎鸣、何光沪、陈思和、王长江、罗强烈、法闻法师等老师给予我的鼓励和支持。

谢谢蒲老师、何老师、尹老师、蹇老师、宋老师及哑默、彭晓勇、成建三、苑坪玉、黄筑荣、老象、杨佩昌、赵仁方、王良范、刘邦一、陈红旗、朱世伟、孙晓波等各位老师和师友们。刘万琪、刘雍、李向明、张建建、谌宏微、于民雄、陈启基等老师们还有几个外地师友因公务或临时有事来不了给我电话致贺,我也要衷心感谢!

谢谢宋老师邀我在这里举办这个活动。

在这里我还要向好友吴若杰表示感谢,他的古琴演奏让我听见般若的心音;良范兄即兴的吉他弹唱,让我感知到那个从心底里涌动出来的生命的颤音此刻就在这夜郎谷小剧场的上空盘旋着;还有夜郎谷音乐人嗨哥精彩的民谣吟唱,让我感觉到那种生命的本真。

还有好多谢谢,在这里我要向所有予我关爱的或远或近的师友们表达我的心意,谢谢你们!

感谢我的挚友六一兄(他是中国版权协会副理事长,国际多媒体文化协会秘书长,是中外文化交流专家)主持这个讨论会。

谢谢您,谢谢大家!

一一李勇

(本次研讨会发言糸根据现场录音整理后经本人核对)

蒲国昌、何士光、尹光中、蹇人毅、王六一、哑默、彭晓勇、杨佩昌等。

时间:2019年8月29日

地点:贵阳花溪夜郎谷

主持人:王六一

诗画展雅聚活动现场(摄影 雷国建 )

主持人王六一:现在请赵仁方先生说几句,他是北美中文作家协会终身会员和纽约法拉盛诗歌节组委成员,这次是随北美中文作协贵州采风团从美国回来,为家乡牵线搭桥在海外传播家乡贵州的。

在纽约有好几个贵州文友,大家也不时在传递贵州文友消息,李勇此前发表的诗和出版的书我也看过。我非常高兴认识李勇,认识他大概两年的时间,给人的感觉是很踏实,好学。留有小平头的他平易近人,就跟邻家的兄弟一样。通过他,增加了海内外贵州文友的了解和信息。

刚才有人说李勇的诗比较随意,其实仔细阅读他的诗后,感觉他是在认真写诗的,我认为,说“随意”只是指他的题材,随手拈来皆可入诗。

最近几年,我平常很少把一本诗集读完,但李勇的《花开见佛》花了两个下午,认认真真地读了,收获颇多。感觉一个作品,每个人的解读不一样,一本书、一首诗或者是一幅画,一旦出手就属于社会了。

李勇的东西出来以后,大家有不同的感受,至于有文友认为有需要改进的地方,这是每个人都有的情况。

例如李勇的诗中使用黑暗一词,大家的解读就不一样,对于被抛弃的人来说就是失恋;对于失去亲人的朋友就是丧亲之苦;每个人都不一样。但是对于李勇来说,他不但是在写他自己的小我,他写了死神曾经擦肩而过,但是如果认真品读,你会发现其实李勇还在更大的时空当中来看这个世界。

他诗中的不乏时代的烙印和对普世价值的追求,很多的人,例如“三宽”部长朱厚泽,还有诗人海子等,这些人都在他的诗当中出现过,还有一些只能通过他在诗中植入的密码,如时间和地点等来感受出来,表面上他很“随意”,但是这些人成为他讴歌的对象,这一点李勇做的是挺不错的。他虽然很“随意”,但实际上他是很深沉的。

李勇他一边走,一边在想,一边在诗,一边在思,他是很有“诗想”的人。

李勇的诗中还写了很多“走”,他且走且诗,诗思相连,大家可以仔细去体会。读起来不但有诗情,也有“思情”,所以我这儿打了引号,这是我感受最深的。

我祝愿李勇在诗画的这条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更有诗,越走越有思想。

祝贺李勇今天的新书发布会,还有他的画展,来之前以为就是新书发布会,没有想到还有一个展览,我感到很吃惊。刚才才知道是李勇昨天临时弄出的一个展览,非常祝贺他!

李勇我和他有3年多的关系,不长,但是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了解相契之后,就成了老友。第一次见面时我不喜欢他,记得有一个厅级领导家老人去世了,我也去吃那个酒,我看他跑前跑后的,以为是个马屁虫精,当时非常不喜欢。后来慢慢一接触,才知道他是性情中人,是苏东坡说的上可陪玉皇老帝、下可陪田院乞儿那种;再又接触,更觉得他是个特别重情义的人,靠得住,从此我们的关系就越来越紧密了。这次我特别看重他搞的这个画展,很意外,好多画以前都没见过,他画得越来越好了,而且越来越喜欢他这个画法。好像他在这本书里说过,不把自己当诗人、不把自己当画家,这个想法好。如果真把自己当画家了,就累赘了。所谓性情中人其实就是很感性的人,李勇的画打动人的,靠的就是这种本真的原初状态,像孩童一般。五十多岁人了,才拿二三年画笔,东塗西抹,自由自在,任由色彩表达自己,让我们彼此都获得这份快乐,真好!

左起:王力农 尹光中 王良范 吴若海

谢谢!说实话,本来我是带着一个打酱油的心态来的,但没有想到今天在这里见到诗歌界、绘画界和评论界来了这么多老师。我觉得正像哑默老师讲的,大家能够通过李勇的新书发布会聚在一起,能够有幸见到这么多老师,确实感到很荣幸。

关于李勇,刚才在台上他也讲了,我和他之间确实是有一种奇缘和情缘。想起二年多前,我们初次相见,交谈可能不到10分钟,后来碰面也不到两次,我居然就给他写了一篇评论文章,并且还得到了他的认可。在这里也得特别感谢蒲国昌老师,因为是那本李勇的《经受今生》,激发了我的写作欲望。

当我拿到李勇送我的《经受今生》这本书时,只见书的封面上黑森森狰狞恐怖的《经受今生》四个大字朝我直扑而来,这四个字差不多占滿了书面的一半。其实这也是一幅极有特点的融书法与绘画为一体的水墨意像画,非常有创意。

你看在一个大写意的人字下面,卷缩着一颗脆弱的心,在心的周围密布着一条条虎牙交错的的路,和撒开来的,似蜘蛛网一样的大网。这四个字从形到意都让人感受到了这人世间的坎坷苦难。

而在这四个字的下面是李勇自己创作的一幅抽象派油画。画面展示的仿佛是一座阴间炼狱。一颗灵魂正在经受着黑暗,同时也在被那炼狱中的熊熊烈火烧烤着,我们仿佛还可看到那灵魂扭曲的身影和那挣扎的痛苦。

我不知道这个封面是有意设计还是无意巧合。一中一西的不同表现手法,一阴一阳的两个不同世界,一颗脆弱的心与一个不屈的魂灵同时在两个不同的世界经受着痛苦与煎熬。这两个抅图既是独立的又是相互呼应的。它们组合在一起仿佛在向我们暗示着这本诗集的主题。

看到李勇画的油画和蒲国昌老师题写的“经受今生”四个字相互映衬在一起,给我带来了极大的触动,也让我从此开始关注李勇的创作。因为我普通话说不好,我怕大家听不懂,我就把我在给《花开见佛》这本书写的评论文章中的一段话念给大家听,跟大家分享一下。

我写这篇文章题目叫做《从花开见佛看李勇的心路历程》。

心,永远难以承受之“我”和“你”灵与肉的搏弈。那是我一年多前读李勇的诗画集《经受今生》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在李勇的心里,他永远都有一个不解之结,一段难隐之痛,一生难忘之伤。

从《经受今生》再到我读到的他最近刚刚出版的诗画集《花开见佛》,我就能深深的感觉到,它其实就是《经受今生》的姊妹篇。在这两本诗画集里,都有一个贯穿在整个诗集里反复出现,反复迴旋,又反复吟唱的主旋律,那就是“我”对生命的审视,对人生的感悟,还有就是在苍茫茫的无垠世界里,去寻找一个永远找不到,但却永远留存在“我”。

这是我对李勇诗的感受,也是对他的绘画作品的感受,就像刚刚这位老师所涚的,你在路上继续前行,你在路上继续寻找你心中的那个我和我心中的那个“你!”永远不停步,永远向前行。谢谢!

今天很高兴参加李勇兄的新书发布会,刚才听了各位老师,还有很多朋友对李勇兄的评价,颇多感触。我是通过哑默兄、六一兄认识李勇兄的,认识时间不算长,却与书相关。以他的这本新书《他因我缘》为证,我们由相识而相知,皆是由书而结下的缘。

回想起来,我们好些次相聚,每每多与他的关怀有关,谈的话题自然是切实的、当下的,诸如希望促成某个友人的书的出版,希望能尽绵薄之力等等。他是好事者,为人坦诚、热情、率直——这第一印象先于我对他创作的认识。读他的书,方觉他的为人处事也是他的作品的一部分,由此可以有助于我们从另一个维度理解他的诗画何以如此。从中,我们能感觉得到有一种关怀与意义的追求蕴含其中,推己及人,并能感染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作为认识他的另一个注脚,我想在此提一下他做的“经受今生”公众号,想来它已在在座各位朋友的手机中成为一个常读常新的象征。从传播形式上讲,自媒体是近些年极大众化的一种传播形式。我每次看李勇的公众号就有一个感触,他实际上是在默默守着一个角落,做一件看似不惹眼的事,实则他是一个传递手。精神的传承其实是一场接力,一次诸如5分钟左右的“经受今生”公众号阅读,抑或一掠而过,须知,后台为此日复一日的付出,体现的却是一种“看不见的”坚守——这在浮躁的当今,尤为难得。

回到今天展览的主题,各位从不同角度评价,我就不重复了。

今天大家能够聚到一起,在2019年这样一个日子,我们因为他,得到一些启迪,自然也多一份感动。我就先谈这些。

谢谢,首先感谢李勇兄邀请,认识李勇兄不是因为他是一个艺术家,更重要的是人和人相处价值观是非常重要的,当我们的价值观是相反的时候,我们不会成为好朋友,第二点从艺术家的角度来讲,我一直觉得一个艺术家他的作品一定是生命力在于艺术家一个是记录生命,一个是记录时代。恰恰李勇兄的作品,就像蒲国昌老师说的,我们要打破一些条条框框,如果我们的作品不是记录生命或者是记录时代的话,这个作品,你画的再好,再条条框框你也只是一个工匠,我认为一个艺术品的生命力一定在于他记录了这两点东西,李勇兄的作品恰恰是他在记录他,记录他的生命,这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其实我还不知道你们讲的李勇的所有的东西,但是我简单地翻看了一下这本书,因为我跟王六一老师比较熟,我觉得王六一老师105页里边写的有一句话很能激励我们的。就是说假如没有了热情世界上任何伟大的事情都不会成功,这是黑格尔说的一句话。因为毕竟李勇哥哥的书我们在广东还没有看到,所以不能太多的评价,但是我看到他写了一句话,这一个花开见佛,有一个人对他的评价引用他的诗“有因的活着,无果的离去,没有我的来,也无你的去。”我觉得他的文字都是很容易接受,并且看了以后也感受很深。因为我之前比较喜欢读莎士比亚爱情的诗,我觉得今天在中国还有一个人写诗,我觉得非常值得珍惜这样的人。因为现在所有的作家都是写心灵鸡汤,激励你,好像黑格尔或者是哲学家讲的那些名言,这是我总体的感受,所以我代表广东的人希望将来能读到李勇老师的诗看到他的画。

李勇师兄的画也不是第一次见了,我是对他的画觉得第一次见就觉得怎么能这么画。他的画无所顾忌、天马行空,如果用一个词,我觉得现在网上有一个词脑洞,脑洞我觉得不是贬义,真是觉得脑洞开的和真正专业内的画家不一样,他的画那个点都不在平常画画人的点上,所以他的画我挺喜欢看,会给我们很多启示。这种野性,这种无所顾忌的状态,真希望李勇师兄继续保持下去,而且脑洞开的更大,做法、画面上更加奔放、狂野,像你朗诵诗歌一样,把那种刚劲发挥出来。谢谢!

首先我用贵阳话。

今天能够参加李勇这部书的发布会,能够和各位大家、老师,认识、见面感到非常荣幸。

首先这本书叫《他因我缘》,首先这本书很有功德,这个功德就是他重视每一个人对他的评价,他把大家写的收集在一起,其中大部分人今天都到场,形成了今天这样一个神会,应该说是心灵的神会,这是第一。

第二,李勇和我认识也是有三年的时间,也是很短的,并不长,甚至三年以前,我还不晓得有这样一个校友,他和我是校友。这个也是我们的前辈穿针引线地介绍我们认识,这个过程不多说,因为已经超时了。

认识以后大家情怀很相通。情怀相通导致三观基本上一致,这样才能和他走在一起,后来在他的公众号上发了一些东西,也很感谢李勇。

现在谈谈我对李勇画和诗的这种感受。我认为李勇的画高于他的诗,蒲老师已经讲了,我要说的话首先李勇色彩感很好,我看他的画首先是被他的色彩震慑的。那些色彩,我一看到这些画就会想到梵高。这就是色彩。

第二是他的形式感天生的感受里,蒲老师也讲到。

还有他的画里有心灵的东西,那种流动、情绪。有一些背后的思想我们不去深究,我们就讲这些东西都是令我感动的,这个是他在绘画上我是能看到的。

谈到李勇的诗歌,我用四个字讲:质朴、率真,这四个字足以把李勇兄的诗歌概括。在今天无论是绘画艺术、书法艺术和诗歌甚至包括小说,今天来讲标准已经失效,根本没有所有人都公认哪个东西是非常好的,今天不是那个时代,今天是一个多元化的时代。

如果说李勇兄的诗歌,对技巧、对各种各样的流派比较重视,特别看重技巧的人可能会忽视他的诗歌,话说回来,文学首先是要有情怀,李勇的诗里面有情怀,对人生的感悟有情怀,情感非常真挚。文学、艺术、诗歌,特别是诗歌需要智力,但是文学绝对不能够是智力游戏。今天有很多东西是在搞智力游戏。他们在玩技巧,我觉得李勇兄是在回避这个方面。

期望你的未来。

几年前,李勇脚部受伤很重,在家治愈期间,他便经常到我在蟠桃宫的画室来玩,我们在一起讨论艺术、诗歌和人生。他做人做事都充满热情,一次他拿出收藏的诗人芒克的油画给我看。我看会给他讲,你也可以像芒克一样画着玩玩,他听后便欣然答应了。

还记得李勇第一次到师大美术学院来画画的情景,他脸上带着笑容,手里拿着一个速写本,一拐一拐地走进教室,在一个角落里坐下来。然后打开速写本,低着头认真地画着。我发现他不太喜欢观察模特儿。过了一会,我走到他身边,看到他用铅笔画的线条近乎于白描,幼稚、笨拙、天然,一眼就看得出是第一次学习画画,画中没有带一点经验,完全是凭着自己的直觉对模特儿的理解。他画的线条带一些生涩和方角,还有点像卡通。像大多数刚学画的人一样,只是他显得更诚实、更认真和更有趣味一些,也多一点诗的留白。看完之后,我表扬他几句,他憨厚地笑起来。

这是李勇第一次拿起画笔画的第一幅油画(2014年10月21日)

没有过多长时间,2014年10月的一天,他来到我教学的班上又开始跟着学习油画,他先用铅笔在画布上勾好线描,然后把色彩调好后,一块一块往画布上涂抹,几乎是平涂,然后用黑色或深色勾出对象轮廓。他完全是凭着自己的想象去调色和涂色。画完了他说好玩,我觉得他是在表达一些想法,他的第一幅油画就是这样画出来的。我想他一开始绘画,就是带着一种诗人的思想和人生的感悟去学画的,画他心中的诗。

李勇对我画的岜沙充满了好奇,并对我画的岜沙油画给予很高的评价。2015年春节,李勇脚伤还未康复,可他执意要跟我一起去岜沙过苗年。我们俩一起坐长途客车来到岜沙,在岜沙陈列馆楼上写生,我画完之后,我看他画的油画,还是不太关注对象,更像他心中的密码。

2015年春节期间和陈红旗去岜沙画的

李勇的画是另类的,因为在他画之前,他就是一个诗人,一个有着丰富人生阅历的人,他在人生、诗歌上的磨砺,使他对人生、艺术已经有了深刻认识,他是用绘画去表现他心中的诗,表现他心中的赞美和呐喊!

李勇在电话里说着夜郎谷的故事,我自然听得十分入迷。宋先生,一位执拗的民间艺术家,隐在幽远僻静的山谷十几年,顺其险峻山势,用嶙峋乱石建立了一座属于他自己的夜郎王国,巍峨,奇异。李勇的诗画创作座谈就在这里进行,一众有趣有才有见识的同道诗友,举杯邀月,高谈阔论。想那场景,那气氛,定是十分的销魂。

可惜山高水长,琐事纠缠,不能前来凑趣。遗憾!

喜欢李勇,喜欢李勇的诗画。在他的诗里,是他所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世界,是他自己所喜欢的、苦恼的、迷惑的、觉悟的、欣喜的生命。李勇的诗那么坦白真诚,质朴自然,就像孩子一样天真无邪地审视着人间,而后生出令人惊叹的奇思妙想。简单中蕴藏着丰厚,坦率中闪动着智慧。有时读着读着,就像看见了贾宝玉一样,急急的恨不能要把他自己这颗跳动着的心剖开了,让你看,让你认同。你会觉得,他的诗句,诗句中的许多意象,常常就那么突如其来的撞痛了你的心,那种代入感特别强烈。

写诗作画,是要天赋,更要天真。李勇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李勇创作出了令人惊讶的佳作,以后,他还会创作出更多更好的诗画,一定会的。

贵州峻岭绵延,神秘幽远,蕴藏着无限的艺术灵感。生命短暂,艺术永恒。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我们需要李勇,需要很多很多的李勇。

应邀参加李勇在花溪夜郎谷举办的作品雅集,印象深刻,十分欢喜。音乐总是能直指人心的,吴若杰的古琴、良范的吉他弹唱和嗨哥的民谣,把小剧场点燃了,让人沉醉,让人忍不住想要歌唱起舞,李勇的肺腑感言和行为艺术更是让人动容唏嘘。

有经历的人是丰富的,无论怎样的经历都会在生命的长河中留下烙印,这烙印在李勇的画作里艺术地再现出来。

我不懂画,只能说说自己的直观感觉。李勇的画给我的印象是朴拙而有意味,朴拙是一种风格,是真诚而直率的表达。有意味就是有故事,有看头,简洁的笔画和色彩里面有东西,让人思想,让人琢磨,画里的故事,就如同古老村头老榕树下的老者,叼着旱烟袋子娓娓道来。我以为大凡艺术家都是有些narcissus特质的人,而李勇的诗画关注的却是很多“宏大叙事”,是形而上思辨的艺术表达,这一点我是十分佩服的。

感谢李勇的邀请,我很喜欢这样的活动,也祝愿李勇在艺术的道路上创造新的辉煌!

我开始看李勇的画时,讲老实话,觉得简直无法接受,因为他突破了我固有的欣赏习惯,他不属于传统的艺术范畴,但是在我了解了他内心的想法,而且在看了他较多的作品以后,我才认识到这正是他的作品最宝贵的地方和存在价值。他强行挤入文化界,生硬地进入诗歌领域,粗暴地进入绘画范畴,就像在用咆哮的腔调唱一首“信天游”,非要你听进去不可。

我甚至觉得他在绘画时就如同萨满在扶乩,几乎是进入无意识的状态。

他既画的是思想,也画的是无意识。他的诗和画融为一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但是这画属于“边缘诗派”,这诗属于“当代表现主义画派”。

李勇是用生命在画画,在写诗。画由心生,诗由心生。

对于诗歌我是外行,就不多说,绘画呢,却是我的本行,我选出李勇的几幅作品谈谈我的观感:

李勇的这张自画像不在于描绘他的真实面貌,而在于描绘他的精神状态,执着而自我,他用的手法完全突破了肖像画的常规,色彩雅致而又突兀。

这张画画出一个孤独的灵魂,在聚光灯的照耀下无可遁形,有强烈的表现主义倾向,简单的色彩和图像却表现了丰富的精神境界,使人联想到蒙克的某些作品。

这是李勇最有图腾意识的作品,我仿佛看见傩的幽灵游荡在屯堡的上空,大有“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的气概。

这张画我认为深得日本名画家尾形光琳的代表作《红白梅图》精髓,只不过他是用极简的方式来进行表达,水流变成了熔岩。

这也是一个在无意识状态下产生的图像,无心而无相,是一个进入催眠状态的人的手握着画笔进行布朗运动留下的轨迹。

这张画是李勇少有的清新俊朗的作品,黑、灰、绿构成的色调,点、线、面构成的画面,似乎有着吴冠中某些作品的神韵。

(本文图片糸孙嘉镭、雷国建等好友提供,在此深表感谢!)

注:本文已获得“经受今生”平台和作者授权发布 。

运营编辑:尚小希